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書槿颜

敛一生铅华过往,念一世细水流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小说》 《美人歌》红颜乱未央之四  

2014-09-29 11:55:50|  分类: 空城!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原创小说》    《美人歌》红颜乱未央之四 - 書槿颜 - 書槿颜
 
      原创:書槿颜

烛影摇红,葬了谁的温柔?

    疏落的灯光昏昏迷迷,暗淡的天空托着一轮弯月,柳眉似的月儿,在模糊的山颠悄悄地显露着,很安静,安静得完全没有惊动人,也没惊动这座华丽的宫殿。

 

  我躲在内殿温暖的被窝里,沉沉地睡去,自那日从鸾澈的未央宫回来,我便一直这样睡着,把这些日子来发生的一切,强迫性从我的脑海中除去,包括鸾澈那张绚丽夺目,倾国倾城的脸。

 

  可是,他终究不许我遗忘,正如他七年前说过的,我会因我的行为万劫不复。

 

  在睡梦中的我被残雪摇醒过来,披上屏风上的披风,我走出寝室。

 

  乍一看,我不由得吃了一惊。居然是嫡娆,沧海最尊贵的郡主,鸾澈的唯一师妹--云罗嫡娆。此时,她正跪在外殿的毛毯上,没了那日相思林中的英气,两靥憔悴。

 

  见我走来,她前移一步,道:

 

  “求你,求师兄撤消我的亲事吧!我不爱云苍剑师,我心有所属了。”

 

  我,有些茫然。将她扶起,道:

 

  “郡主,这是……?”

 

  刹那间,晶莹的泪珠子从她眼中滑落,憔悴的容颜染上了黯淡的流光。

 

  “师兄,给我和云苍大人赐了婚。整个沧海的人都知道,我爱的是谁,只有他不知!”说着,脸上又增添了几道泪痕。

 

  “我哥哥?”

 

  “是”

 

  一个昏厥,我踉跄退了一步,差点倒在地上,还好残雪手快,及时扶了把。

 

  他,终是出手了。难道,他就这般恨么?

 

  我的泪,滑落了下来。

 

  撇开残雪的掺扶,一身狼狈,跑到未央宫。

 

  此时,未央宫歌舞升平,脂粉萦绕。地板红毯在脂粉的熏陶之下越发的血红,王座的两侧竟然还各摆开了一列列的嫡妖花,花开正好,整个未央宫都笼罩在一种风扉的气氛当中,鸾澈拌半侧着身子,慵懒地躺在他的王座上,凤眼半眯,全部的心意都投在起舞的舞姬身上。

 

  我穿过众多的脂粉红纱衣,穿过重重的绿绕粉纱帐,踩过长长的踏脚红毯,径直走到鸾澈的眼前。

 

  “收手吧,你还想闹出多少人的悲剧呢?”

 

  “全都出去。”他望向我,止了绕耳的丝竹,退了一屋的红颜,道:

 

  “悲剧?这一桩桩喜事,如何说是悲剧?”

 

  “收手吧,一切皆因我而起,蝶澈的死,你的痛。若想报仇,我还你一条命就是,何苦让所有的人都跟着痛,况且,嫡娆,是你的唯一师妹啊!”

 

  “够了”,失了往日的冷凛,他竟厉声喝住了我,神情近乎疯狂。

 

  “谁许你提蝶儿的!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蝶月倾桐欠蝶儿的,我会一笔一笔地讨回来,等着吧!至于你?活着吧!只有活着,你才能看到我对你‘付出’。”他说着,嘴角浮起了冰冷的笑意,断了我所有的幻想。

 

  此时此刻,我仿佛所有的心绪都被抽干了般,无言以对他的疯狂。一个落魄的转身,离开了金碧辉煌的未央宫。

 

  在这场僵持中,我落荒而逃。

 

  灯影花残焰短,重檐露清更长。

 

  绵长的秋雨,朦胧了我的视线,也朦胧了我的希望。七年来,我一直是依着对桐的思念而活。

 

  怎么也忘不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。漫天的樱花,灿烂如霞,绚丽得像是要去奔赴一场繁华的葬礼。他,一袭白衣,手执长萧,向我走来,嘴唇轻抿,温和的笑容,暖如夏日的阳光,却又炫目得让人睁不开眼。

 

  他说:“我叫蝶月倾桐,我可教你鸣凤引筝,我是冥海最好的乐师。”

 

  那年我只有七岁,根本不懂得他口中的“鸣凤”和“引筝”为何意,但我还是选择了引筝,最后,还学会了和他琴萧合鸣。

 

  本来,一切都是好好的。他鸣凤,我引筝,一起慢慢地长大,时而牵牵手,时而说说话或下下棋,要不就是品茗赏花,吟诗作赋,日子过得极为逍遥。我还记得,那时有事没事,他总爱在相思林的樱花树下,亲吻着我印着樱花印记的额头,说:

 

  “落儿,你是我不败的樱花,我是守护你的一生的蝶”

 

  声音悦耳动听,蛊惑人心。

 

  而我,总会仰起头,问他::

 

  “蝶?那是什么?为何沧海没有蝶?”

 

  那时,他总是笑着,在我面前,撩开袖子。腕上的蝴蝶印记暴露在我的眼前,栩栩如生,在温柔的风中,展翅欲飞。

 

  “因为蝴蝶飞不过沧海,但我可以带你离开沧海。”他说,眼中闪烁着似水的柔情。

 

  可上天终究不懂得疼惜在情爱中苦苦纠缠的男女。

 

  我和他的世界中间闯入了蝶澈,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。

 

  她,总爱拉着倾桐的衣角,随着倾桐到每个角落。甚至不忌讳女子的矜持在众人面前大声地说:“倾桐,我爱你,你必须娶我。”

 

  神情,高傲得像统治世界的女王。

 

  不过,她确实有高傲的资本。她是鸾澈唯一的妹妹,沧海唯一的公主。不仅才貌双全,还和鸾澈一样,有着一身好武艺。。

 

  可那又怎么样?倾桐依旧无法爱上她。鸾澈下了圣旨,赐了婚,可倾桐还是跑开了,在他们的新婚之日,从沧海的神殿跑回到我的身旁。

 

  烛影摇红。

 

  这是我从他眉宇之间寻到的唯一颜色。

 

 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。那一夜,蝶澈用了一种最绝烈的方式祭念她一厢情愿的爱情,纵身一跃,跳下悬崖。一夜之间,香销玉殒。

 

  一夜之间,沧海的天空变成阴沉沉的灰蒙。

 

  我和倾桐相互携手,坐侯天明。侯来的不是解脱,而是枷锁。倾桐被投狱中,等候人头落地的最后判决。

 

  烛影依旧摇红。

 

  可我不见了倾桐眉宇间的温柔,亦不见鸾澈的温柔。

 

  到底烛影摇红葬谁的温柔?

 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