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書槿颜

敛一生铅华过往,念一世细水流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小说》 《美人歌》之红颜乱未央五  

2014-09-30 13:26:52|  分类: 空城!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原创小说》    《美人歌》之红颜乱未央五 - 書槿颜 - 書槿颜
 
            原创:書槿颜

    前尘往事被藏在记忆之中,每每想起,心便泛着冷冷的疼。记忆中的那记寒光,敲开了很多的无奈和酸楚。

 

  那年的春天,寒风凛冽。倾桐一身白色囚衣,被押解刑台,修长的身躯在冷烈的风中宛如天神。即便是被迫逼跪在台上,身上亦还是流转着倨傲的光芒,剑眉星目,莹烁流光,嘴唇轻翘,看不到惊慌和害怕。

 

  眼中唯一淌着的,是对我的依恋和不舍。

 

  鸾澈定坐于王位之上,神色凛然,狭长的凤目,除了恨,还是恨!

 

  “行刑!”他一声令下,郐子手手中的钢刀高高举起。我心如刀割,泪遗千行,一个急速的转身,拔出身旁哥哥的长剑,直取鸾澈。

 

  “让他走!”

 

  全场哑然!

 

  “放人!”鸾澈的唇微微动了动,声音,是听不出感情的冰冷。

 

  而终于,倾桐被拥着出了沧海。

 

  “落儿,等我,樱花开落的时候,我来带你走……”

 

  “铿”长手中的剑,我跪在鸾澈的跟前。

 

  风撩起他乌黑的长发,他的脸,是冰冷的僵硬。挥一挥衣袖,他从我身旁越过。

 

  “你会因你的行为,万劫不复。”

 

  ……

 

  乍醒,竟已入夜。冷列的夜风从敞开的窗户灌了进来,我不由的紧身上的锦被。

 

  今日,已是月祭了,殿外的喜庆的乐鼓声敲响天际,我推开锦被翻身起来,走出内殿。

 

  殿外,残雪领了一队宫女走了进来。她们手中的华丽朝服和樱花银冠,在烛光中闪着好看的光泽。

 

  幕然之间,我才想起,今日,是哥哥和嫡娆的大喜之日。

 

  于是便顺从地让她们给我穿上朝服,替我挽发,扣上樱花冠。完了,我坐上早已侯在殿外的鸾轿,直奔神殿。

 

  沧海历位宗室成员的成亲大礼都应在神殿举行,嫡娆是郡主,自然也当如此。待我到时,神殿中,已是满了人,踏过血红的踏脚红毯,直至鸾澈身旁的位置。鸾澈未成立后,身旁理应是公主。而我,恰巧是鸾澈赐封的公主。

 

  那祭月的乐台上,嫡娆婀娜的身姿遗世孤立。由一群彩女簇拥着,优雅的旋转,最后旋成一朵盛开的牡丹。盈盈的一张秀脸,便是其中娇嫩的花蕾,明眸转过无限的哀思,每个眼神,都离不开鸾澈。

 

  是依恋,是不甘,是绝望,是不舍!

 

  情啊!是一把伤人的刀。悲哀的是,嫡娆竟爱上了满腔仇恨的鸾澈。她这段感情无人能和!

 

  突然,一股力道向我袭来,我被人拉入怀中。细一看,是鸾澈。

 

  “王,你……”我欲开口。他的唇覆了上来,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,我感觉自己,都要被冻僵了,无法回过神来。

 

  音乐停下了来,殿上的满朝文武官都低下了头,不敢望过来。乐台的嫡娆,愣愣地站在乐台上,满眼伤痕。

 

  我用力一咬,浓重的血腥味漏入我的喉间。

 

  他松开了手,唇间沾着血迹。

 

  我转过身,狼狈地跑出神殿。

 

  耻辱!!!

 

  回到樱宣殿中,我将案几上的茶盏高高举起。但最终没有投了下来,拿开盖子,我咽了一口杯中的茶水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

  鸾澈,你就这般的恨我吗?

 

  只是,她是你唯一的师妹啊!你如何狠心?

 

  正想着,秋百棠的声音,传了进来。

 

  “公主,王请你未央宫一见。”

 

  我起身,随他去了。

 

  鸾澈,若你心中的恨无法解,那我还你一条命可好?

 

  整整衣裳,我便踏入这金碧辉煌的未央宫。秋百棠通告一声,便退出宫外,合上宫门。

 

  宫中如死般寂静,灯光辉煌,轻烟萦绕。

 

  鸾澈坐在他高高的王座上,一手执着紫霜羊脂月光壶,一手握着乳白色的羊脂玉酒杯,一杯一杯地喝着闷酒,眸底泛着碎碎的星光。

 

  见我走来,他一把丢了手中的杯和壶,一步一步地踏下王座下的阶梯,向我走来。壶中的酒倒翻在血色的地毯上,醇厚的酒香在空气中扩散开来,迷漫在整个未央宫。

 

  他,步伐有些凌乱,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。

 

  “云沧樱落见过……”我欲行礼,却被他一把抓住双肩,带入怀中。

 

  “你说,我为何是替他人做嫁妆?”他道,声音呜呜然,带着微微的哽咽。

 

  “众人只知道蝶儿爱蝶月倾桐爱得无可自拔,有谁知道我对你的倾心?日日召你和蝶月倾桐进宫,你只道是我为了蝶儿,可知道,我早将你刻在心里。一日不见,便是刻骨铭心的难受!”

 

  鸾澈突如其来的赤裸表白,犹如晴天霹雳,震得我是天旋地转!这,也太过可笑!

 

  一个踉跄,我后退了一步,转身,便走。却人还未靠近宫门,已被鸾澈从背后抱住。

 

  “你倒是狠心,狠心!夜夜为你执萧,你竟眼里心里只有他!”

 

  滚烫的泪,自他眼中溢了出,滴到我的颈间,一阵烈烈的疼。

 

  转眼的工夫。

 

  他扳正我的身子,脸上,布着绝望的疯狂。

 

  “既然,在这场情爱的追逐中,注定失败的是我,那就让我在他带走你之前,赢一次吧!”他眼中,终是燃起了大火,一把将我拦腰抱起,径直地朝内殿的龙榻走去。

 

  我终是慌了,眼中蓄满了泪水,紧咬着牙不让自己有一丝的妥协。而他,神色冰冷,将我搁在榻上,冰冷的唇覆上我的额头,慢慢地移动,最后落到我的唇上,我的泪,从眼角溢出。

 

  他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,修长的手指紧握成拳,重重地落在我枕边,发出闷闷的声响。

 

  “呵呵!你倒是倔强,倔强到,让我……爱重情伤!”他说。

 

  我心里一阵难受,泪水再次翻涌出来。

 

  这时,秋百棠沉沉的声音,传了进来,

 

  “主子,郡马爷求见!”

 

  “叫他滚!”他想也不想,便是回绝。

 

  接着,哥哥的声音亦传了进来。

 

  “王,玉兰河畔的吹萧者回来了。”

 

  “什么?”他迅速起身,一步踏出内殿,道:

 

  “让他进来!”

 

  趁他松手的瞬间,我也站起身来,走到外殿。

 

  哥哥推开门走了进来,一身喜袍,脸上却没有新婚的喜色。眼眶深陷,面容憔悴,整个人越发得清瘦,瞧得我直心疼。

 

  “哥哥。”我唤了一声。

 

  “落儿,你先出去。”望了我一眼,哥哥道。

 

  鸾澈也向着秋百棠颔了颔首,秋百棠便带着我,出了未央宫。宫门口处,残雪早侯在那儿,见我走来,她迎了上来。

 

  “公主,你等的人在城外,你一定要幸福!”

 

  说完,便往我怀里塞了一块镀金令牌,上面的“剑”字,煜煜夺目。

 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