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書槿颜

敛一生铅华过往,念一世细水流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小说》 君子四时歌之菊影浮生弄!  

2014-09-05 18:55:06|  分类: 君子四时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原创小说》    君子四时歌之菊影浮生弄! - 書槿颜 - 書槿颜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原创:書槿颜

斗草阶前初见,穿针楼上曾逢。罗裙香露玉钗凤。靓妆眉沁绿,羞脸粉生红。

流水便随春远,行云终与谁同。酒醒长恨锦屏空。相寻梦里路,飞雨落花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——题记。


     都道云渊的女子薄情。偏生此番,她扮了一回痴儿。

     如今想来。师傅临终前,说的倒是对的。他老人家托了公子,无论如何,都得保她一条性命。预言之下,她云影今生,所遇非人。那年初遇木景轩的时刻,不是不知道他来云渊,只是为了复国。却还是他那句,

     “流水便随春远,行云终与谁同。酒醒长恨锦屏空。相寻梦里路,飞雨落花中。”迷失了眉眼,就那般陷了下去。如今想来,真是悔不当初。

      又是想起,那日在流云殿内。楼晚漪眉眼含笑,唇边含情,字字珠玑,却似一把尖刀,挖在了她的心里。她说,
     
      “纵使你尊贵如云渊的四君子又如何,他不爱你,你便是输。你知道你儿子是怎么死的么,整颗心被挖了出来,给我做了药引。想来,你还得恨风雪汐,若不是他送了你儿子那颗养心珠,些许你儿子就不会死的这般卑贱。不过,你也不必太伤心,那娃子本就不是你亲生的不是。”

      云影只恨不得,当日甩给那女子的是一刀子,而不是一耳刮子。可是,眼下瞅了瞅自己废了的右手。那本是舞剑的手,手腕处,深深的一道痕。断的何止是一根筋,还有往日的情分。那日,她曾拉着木景轩的袖子,有些哀求的低问,

      “这些年来,我陪你征战无数。你对我,可是半点真心也无。”

      得来的答案,只有让云影生不如死。

      如今。这冰冷的地牢。云影倒是觉得呆的比那富丽堂皇的宫殿要舒坦的多。

      细细的回想着,往日的旧时光。云影越发觉得自己痴傻。想起那日圣旨,云影穷极了此生,再也找不到比那更残忍的词。
  
      云影这些日子,一直在等死。

      好不容易,盼来了天亮的时刻。有狱卒过来开门,领路的是大将军。别看这汉子五大三粗的,在牢门打开的刹那,却是偷偷抹了几把泪。他说,

      “皇后娘娘,终究是西夷对不住你。”

      云影倒是豁达了,连连摆了摆手。道,

      “将军莫要悲伤,木景轩要杀我,他未必有这能耐。”

     云影这话说的霸道。确实。纵使她云影狠毒,她也是端了云渊四君子的名头,杀了她,她就不信他西夷还有安宁之日。

     只是时间不由得云影多想。前来的士兵,已经将云影押了出去,圣旨上写的是今日午时斩首,没有人敢违抗圣旨。

     空荡荡的刑场上,云影的身影,显得很是单薄。木景轩搂着楼晚漪高高的坐在监斩台上,阳光太过明艳,云影瞧不清他眼底的神色。

     等了许久。终于等来了那一句,

     “时辰到,斩立决!”大红色的立斩牌被扔到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    云影突然就笑了,她说,

     “木景轩,我所遇非人我认了。我祝你此生与楼晚漪白头偕老,百子千孙,国祚绵长。”

     木景轩正想回话,却好似有什么堵在了嗓子口。怎么也说不出话来。却是在见到那道遗世独立的身影的时候,生生惊诧了一双眉眼。

     玄竹公子风雪汐不良于行,世人皆知。只见风雪汐坐在轮椅上,由身后的侍女推着,缓缓的进入了刑场。他一如传言中的一袭白衣,手中摇晃着一把十二骨的绢面折扇。脸上,风轻云淡。连声音,都是听不出的淡漠。他说,

     “西夷之主,我们来做一把交易如何,我用你一座城池,换云影一条命。”

     木景轩还没说话。楼晚漪先是恼了,拍了一下桌案,站起了身来,

     “放肆。我们西夷的事儿,岂能由你这个瘸子胡来。”话才落,便见几把金针飞驰而过,险险掠过楼晚漪的脸侧。钉入了后边的城墙上。

     “如何?”缓缓撑开了折扇,风雪汐挑了挑眉。问着。

     过了一伙儿。一身穿宫服的太监,跑来了木景轩的身边,不知道在他耳边低声说些什么,却见木景轩瞬间变了脸色。咬了咬牙,望着风雪汐道,

     “好。放人。”

     这时候。云影却是哭了。大颗大颗的泪,顺着她的脸颊一滴一滴的淌了下来,

     “公子。我终究还是错了。”
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