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書槿颜

敛一生铅华过往,念一世细水流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小说》 《美人歌》红颜乱未央六  

2014-10-01 21:42:04|  分类: 空城!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原创小说》   《美人歌》红颜乱未央六 - 書槿颜 - 書槿颜
 

           原创:書槿颜

是不是不懂,便可以不疼。

    马车,在皇宫坚实的马道上奔驰着,敲起的响声,震破了沧海夜空的宁静。我扶着车内的扶手伸手推开了车内的布帘。宫门在灯光中一道一道往后退着。

 

  偶尔有侍卫拦截,最后也都因哥哥给的那张令牌给放了行。在这宫里,人,总是那么的现实,见高踩低。如今,哥哥成了沧海最尊贵的郡主的夫君,他们怎敢得罪。

 

  难怪哥哥会顺从?他在用他的爱情换取我的幸福。在刹那之间,我忽然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。

 

  就在这时,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

  赶车的管叔推开了车帘,将我扶下马车。

 

  在满天萧瑟的秋风里,我看到了那熟悉的一袭白衣,素白胜雪,遗世独立。风轻轻地撩起他的袖子,腕间那只展翅欲飞的蝶栩栩如生。

 

  见我,他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,目若星辰,流淌着一如既往的温柔,抿唇一笑,蛊惑人心。

 

  “落儿,我来带你走了。”他说,声音悦耳动听,长臂一圈,便将我整个人圈入他的怀中。

 

  风起。光秃秃的枝干在风中摇曳着,发出瑟瑟的声音,我眼中早已是朦胧的一片,嘴唇颤颤地动着,终于喊出了那个我想了,盼了,念了七年的名字。

 

  “桐。”

 

  我们紧紧相拥。

 

  “主子,走吧!晚了怕多生事端!”倾桐的近卫雨娘不知何时已从管叔手中接过缰绳,拉着马车,停到我们身旁。

 

  “好。”倾桐应了一声,将我抱上马车,随后,也利索地跳上马车。

 

  “走吧!”

 

  马车向前前行起来。

 

  山路有些崎山区,马车不停地颠簸,我被倾桐紧紧抱在怀中,整个人窝在他黑色的貂皮披风里,沉沉地做起梦来。

 

  梦中,有我,有倾桐,还有冰瞳和哥哥。我们离开了沧海,在外界寻了一个僻静的小镇住了下来。我和冰瞳纺织,哥哥和倾桐耕作,其乐融融。

 

  突然,一个摇晃,我从梦中醒来。

 

  “怎么了?”我揉着朦胧的睡眼,问着倾桐。

 

  “没事,你继续睡吧。”拉了拉盖上我身上的披风,他将我的头埋入他的怀中。

 

  我又继续沉睡起来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只是,我们到底出不了沧海。

 

  我的失踪让鸾澈勃然不怒,一声令下,封锁了所有的关卡。我们,被困在了东部的一个边陲小镇。

 

  那些身穿盔甲的卫兵严格地检查着来来往往的人群,手里,提着我的画像。看来,鸾澈是下定了决心不放过我们。

 

  顿时,我只觉得周身一阵冰冷,不由自主地颤抖着。

 

  “莫怕,凡事有我。”桐靠了过来,将我拥入了怀中。我心下一暖,整个人偎入他的怀中。今生今世,只要有他,我什么都不怕。

 

  逼得无奈,我们只得在偏远的郊外置了所小院,落下脚来。桐的眼光极好,挑的地方很清幽。房子的前方是一片农田和水塘,而后边则是一片竹林,傍晚起风的时候,还可以听见竹叶翻动的沙沙声。

 

  日子虽然有些平淡和清苦,但我很是满足。有时候,平淡也是一种幸福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还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。敢问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呢。

 

  不过,严峻的形势是越来越不乐观。鸾澈将神机营的人马给调了出来,加强各地的严查,特别是东部地区。我们自然不能坐以待毙,嘱咐雨娘好好照顾我后,桐换了身粗布麻衣,便出去了。一走,就是好几天。

 

  我的一颗心肝,仿佛悬在空中,一直都未能定下来。还是雨娘沉得住气,不停地安慰我道,

 

  “小姐,相信主子!”

 

  “嗯!”我终于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

  再见到残雪的时候,我心里,是说不出的感觉。是惊喜,是意外,是疑惑,也许都有;也许,更多。但不能否认的是,我很开心,真的很开心。

 

  可,残雪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,反而凝聚了厚厚的忧虑。只是,轻轻地握着我的手,柔声道,

 

  “小姐,你没事便好了。”便没有了下文。

 

  我心生疑虑,多问了几句,终于从她口中得知,哥哥,命在旦夕。心下一紧,再顾不上其他,立时便央了她带我去见哥哥。走得太急,也只是匆匆跟雨娘说了声,竟是没有跟她说明了出去。

 

  若不是后来,在残雪的脸上瞧到愧疚,我仍是不知,我被我最信任的残雪给欺骗了。而此时,鸾澈已站在我的身后。

 

  他走了近来,紧紧地抱着我,冷凛的声音中,处处可以听得出压抑许久的深情,

 

  “你终是回来了,回到我的怀里!”

 

  我用力地想推开他,不想,却被他抱得更紧。甚至,他不顾我的挣扎,埋首我的颈处,自顾道,

 

  “歇几日,我们便云都。从今往后,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。”

 

  一时之间,我只觉得心底泛冷地冰凉。

 

  苍天,到底是不懂得怜我。人生不如意之事何其之多,而我,只要有一件如我意就够了,只要一件。可终究,是一件也未能如我所愿。

 

  鸾澈,将我禁锢在了一所辉煌的宅子之内。体贴照顾,细心地呵护着,可我,仍是给不了他一个回眸。

 

  有些人,无法代替;而有些事,没得原谅。譬如,哥哥的伤。

 

  不用残雪明说,我自然知道,定是鸾澈用了哥哥来要挟残雪欺瞒于我。他的狠心,我并不少见;他的绝情,我更是明白。

 

  所以,没得原谅。

 

  但是,我没有料到,会是如斯的境地。

 

  倾桐一袭白衣,单枪匹马地闯入了我的眼眸,闯入了鸾澈的局中。

 

  他,淡淡地笑着,干净的笑容温暖如春日的湖水,洗去了我心底多日来的忧郁。他的声音,平静地让人怡然。他说,

 

  “落儿,我来带你走。”

 

  瞬然之间,我恍若回到了七年前。倾桐站在那漫天的花雨之下,对我说,

 

  “落儿,等我。樱花开落的时候,我来带你走。”

 

  “好。”我说,然后,开心地笑了。

 

  鸾澈终究是恼了,环在我腰上的臂,紧了紧,力道之大,撩得我深深得疼。又听得他咬牙切齿地道,

 

  “蝶月倾桐,你到底还是来了。本王已是放你一条生路,既然你不珍惜,休得怪本王心狠手辣。”

 

  “呵呵。”无视鸾澈眼底的凶狠,倾桐脸上,再次露出了温软的笑意。他说,

 

  “落儿,再等我。”

 

  “甚好!”鸾澈,怒了。长臂一挥,

 

  “杀无赦!”

 

  躲在四周的暗卫,潮水般涌了出来,将倾桐团团围住,顿时刀光剑影,剑花妖娆。我的心,立时被提在了嗓子口,朦胧着一对清眸,望上了鸾澈风华绝代的脸庞。才想出声,却听得鸾澈道,

 

  “你若求情,我会让他死得越发疼痛。”

 

  到底是没忍住,我的泪,落了下来。

 

  在倾桐被抓住时,我终是,跪了下来。卑微地,跪在鸾澈的跟前。我的头,磕在冰冷的土地上,没有开口。

 

  倾桐说,

 

  “落儿,不值得。”

 

  鸾澈说,

 

  “起来。”

 

  可我,还是跪着,没有开口。我知道,鸾澈心里定能明白,我只想要他一个承诺,一个可以让倾桐活下去的承诺。只是,我仍是没有足够地了解鸾澈。

 

  他,没有让我如愿。大力地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,扯入怀中,大声地道,

 

  “看清楚,你深爱的他,如此的无用,如此的不堪。你还要爱下去么?”

 

  “嗯!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

  “呵呵!”鸾澈,终于放开了我。后退几步,怆然地道,

 

  “你真得,伤到我了。”

 

  “来人,把蝶月倾桐给本王砍了。”

 

  鸾澈一声令下。立刻便有侍卫举起了钢刀,刀面的银光,像一团鬼火,燃起我心底热烈的恐惧。我用力地想冲过去,却鸾澈快一步给抓进了怀里。他鬼魅般的声音,低低地在我耳边响起,

 

  “痛吧。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又何止这些。”

 

  我,还是妥协了。放弃了挣扎,也放弃了哭泣,用了一脸的绝望,应对了鸾澈的残忍。只是安静地道,

 

  “我错了,我愿意留在沧海,永远。”

 

  也许,鸾澈是真得被我吓到了。愣了好一伙儿,才回过神来。还是给了我一份残忍,

 

  “无论如何,蝶月倾桐都得死。”

 

  “落儿,来生再见。”

 

  “不要。”抓起鸾澈的手臂,我狠狠地咬了一口。这是我,平生的第一次失态。没有顾及仪态,也没有顾及君臣之间的身份,我扬起手臂,重重地甩了鸾澈一巴掌。清脆的响声,让正要行刑的侍卫都给停了下来。

 

  “你一定要如此之狠么,一定要我如此之痛么?若真是这般的恨,我还你一条命可好。我受够了,真的受够了。我讨厌沧海,讨厌蝶澈,也讨厌你。若是要死,最该死的人是我,你连我一起砍了可好?”我哭了,哭得伤心欲绝,一塌糊涂。

 

  终于,眼前一黑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