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書槿颜

敛一生铅华过往,念一世细水流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小说》 《美人歌》红颜葬之一  

2014-10-22 21:28:09|  分类: 空城!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原创小说》    《美人歌》红颜葬之一 - 書槿颜 - 書槿颜
 
       原创:書槿颜

剑吟霜,笙箫几催红颜老;

红颜老,梦里寥寥,

谁共觥筹?

提笔寄语赋心伤,江湖一笑欲逍遥。

欲逍遥,

寒星披照,黯然单骑,

回首黯然销魂尽,红颜长思谁聆听?

 

 

百花为引,秋水相熬,点滴入喉,瞬间殒命。是为,红颜葬。

 

自从天启二年起,江湖便乱得不成了样子。先有拈花宫的春夏秋冬四大杀手,横行于世,后有天下奇毒红颜葬震惊江湖。世人都道,这世道,是真的乱了。

 

后来,也不知怎的,世道却是平静了下来。

 

拈花宫销声匿迹,红颜葬,也是绝迹江湖。

 

若说大事,便是皇太子与二皇子多年来的皇位之争。不过,皇家之内,争权夺位之事历来常见,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。眼下,最为世人谈论的,便是巫家的那位老将军与其大公子的失踪。

 

就像一场狂风,席卷了整个帝国。

 

“来人,上酒。”

 

红岩绿瓦的亭台,静如止水的月光,十里飘香的芙蕖池,还有,晚风唱响的竹海。那道偏冷的嗓音,在此等美好的景致下响起,确实,是有些突兀。

 

幸得,中途转入了一道悠柔的女声,才算挽回了半点遗憾,

 

“公子莫要着急,奴家,这就将美酒奉上!”

 

却见那明明略有了些醉意的人,抬起了黑眸,竟是清亮如东海的明珠,丝毫不见点滴的阴霾。本是趴在凉亭内石桌上的身子,也稍稍坐直了些,靠着一旁的丹红石柱,姿态有些慵懒。但更加慵懒的,是语调,

 

“怎么,高堂之上的军师过足了瘾,换了口味,到我府上当丫鬟了?”

 

“瞧公子这话说的。”还是清泠如冰雪初融的女音,只是话落时,绯红色的身影已经停在了男子的跟前。纤纤玉指捧着相得益彰的羊脂玉酒壶,优雅地搁在了石桌。袖口滚着绿萼梅的水袖,挡住了半分娇颜,欲胜还羞的模样,不胜惹人哀怜。

 

“啪啪”突然间,安静的空气中想起了几声掌声,刚才还靠着丹柱闭目养神的男子忽得站立起身。长腿猛得踏在一旁的石椅上,身子微微俯下,刚毅的俊颜正好就放大在女子视线的半分之前,

 

“你确实有几分姿色,只可惜,本公子不好男色!”

 

“没意思!”娇艳的丽颜神色一敛,先前清泠的女声,此时已成了暗沉的男音,

 

“我说巫二公子,你就不能有些情调么?”

 

“无聊!”被唤巫二公子的男子低叱一声,挥了挥衣袖,长腿落下,一个潇洒地转身。又是坐回到了丹红石柱前,靠上石柱,再次闭目养起了神来。

 

“喂!”某位男扮女装的人儿,已是恬不知耻地靠到了巫二公子的跟前,哀怨地道,

 

“就只许你抛弃功名利禄混迹江湖扮潇洒,不许我红妆加身装优雅么。”

 

巫二公子被他的喧闹吵得有些烦了,睁开眼,一把推开了他,正要踏步离去。却是听得那人道,

 

“军中可是出了大事的,巫二公子当真如此狠心,袖手旁观?”

 

巫二公子的身形,果然因他的话停了停。随后才道,

 

“有你举世无双颜轻在,何事都能大事化了。再说,鄙人已经不姓巫了。”说完,巫二公子大步迈开,踩上了凉亭下的石阶。

 

“喂,巫伯伯跟戕昼真的中了毒了。”对这踏下石阶的背影,颜轻大声地吼了一句。

 

可是,一直往前的脚步,仍是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 

“巫戕夜!”颜轻真的有些急了,竟是喊出了巫二公子的全名。一时之间,也是顾及不得,又道,

 

“你走啊,眼下是巫伯伯和戕昼遭了毒手,但很快便是巫家的小公主了。你最好一直这么袖手旁观,一直冷眼观望。待戕儿的尸体送上的时候,我希望你还是这么无动于衷。”

 

这回,巫戕夜的脚步终于停了。往回身,用连颜轻都看不清楚的速度移动到了颜轻的跟前。大掌,将颜轻纤细的脖子捏在指下。声音,冷得像沉寂了千年的寒冰,让人不禁周身一寒。只听得他道,

 

“你保证过的,她会安然无恙。”

 

“呵呵!”颜轻也是,苦涩涩地一笑,黑亮的眸子有些黯然,

 

“若我的保证有用,我宁愿她不嫁。若不是她哭着求我,终是死,我也会拦着她。”

 

“颜轻!”巫戕夜的声音,又是冷了几分。

 

“戕夜,回去吧!”似是,没有听到巫戕夜声音里的冷漠,颜轻的语音下,透着沉沉的哀求,

 

“巫伯伯和戕昼都出事了,如今,只有你是她的依靠了。若是真让二皇子那边的人拿了兵权,她,还能活么?”

 

“那也是她咎由自取!”甩开了手,颜轻被巫戕夜甩到了一旁。却是发现,巫戕夜清澈的眸底,闪过了一抹一闪而过的心疼。于是,也顾不上脖子的疼痛,又是站了起来,站到巫戕夜的身旁。

 

“但当初若不是她,巫家也未必能存活如此之久。太子从来都不是二皇子的对手,她这么做,不是才将你们巫家逼到了太子那一边了么,若不是她的那一舍,朝堂又怎会有这几年的安然。”

 

“够了。”不想再听下去,巫戕夜厉声喝住了颜轻,

 

“别说了,这些,都不关我的事了。”

 

“戕夜!”

 

“好了。”没有让颜轻再说下去,巫戕夜再次转身,踏下凉亭下的石阶。缓缓离去。

 

“戕夜!”似乎听到什么轰然倒地的声音,颜轻的嗓音从巫戕夜的背后传了过来。颜轻倨傲的身子,就这么挺直地跪到了地上。想他颜轻这一生,从来未曾跪过任何人,连皇帝都不曾跪过,如今,却是跪了他。

 

“求你,回去吧。她会撑不下的,她是你的亲妹妹,不是么?”

 

巫戕夜指间,也是猛地一颤。

 

“颜轻,何苦呢?心给了太子,身子给了二皇子,她什么都没有给你,如斯为她。值吗?”

 

“值的。”颜轻答。

 

但巫戕夜,却是没有再理会他,反而是再次移开了脚步,终是走出了颜轻的视线。

 

颜轻一下子,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

他能够明白,巫戕夜心底的那股怨念。巫戕夜怪她,为了太子,竟是用自己设局,摆了二皇子一道儿,甚至不惜,将自己的终身幸福赔上;戕夜怨她,为了太子,逼得巫家选择了太子,卷入了皇位争夺的腥风血雨中。其实,戕夜恨的,不过是她对自己的不疼惜罢了。

 

只是,颜轻又怎么能忘了。

 

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那个颜色无双的女子,一身狼狈的站在他的跟前。无比坚定地对他道,

 

“太子仁慈,若是太子继位,那巫家势必是无忧的。但二皇子的心思向来毒辣,若他继位了,凭着巫家的冷眼观望,独善其身,他是容不下的。父亲举棋不定,不如,就让我替他做了这个决定吧。颜大哥,你助我吧。”

 

戕夜猜得对,他是为她,但这无关男女情爱,只是,怜惜罢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