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書槿颜

敛一生铅华过往,念一世细水流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小说》《美人歌》红颜葬之二  

2017-03-25 11:19:12|  分类: 空城!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原创小说》《美人歌》红颜葬之二 - 書槿颜 - 書槿颜

原创:書颜(書槿颜)

二.葬花公主

 

葬花,葬花,云裳还是成了皇帝亲自册封的葬花公主。皇帝,流落民间的女儿。可又有谁知,这,不过一场算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算计,皇家从来都不曾缺少过的算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云裳想笑,但终究没有笑了出口。因为,她也不过一颗棋子,养之千日,用于一时的棋子。不能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,不能,有着自己想要的自由的棋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顿时,云裳觉得心里一阵气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瞅着这马车四壁,金羽流光的堂皇,云裳总算知道,什么叫做皇家威仪;什么叫,金碧辉煌;什么叫,繁华奢侈。虽说,她只是个从民间认回的公主,但皇帝倒是没有委屈了她。今日出行祭天,随性护驾的,可全是近卫军内一等一的高手。仪仗,说是依着公主的仪仗,可都看得出来,比公主仪仗还要浩大许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天子出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想来,皇帝心里还是存了那个女子的,所以,才会将对那个女子的亏欠,全都弥补到了她的身上。那个女子,云裳名义上的母亲,实际上的,是师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云裳也知道,她的容颜像极了师父。不过,她确实不是师父的女儿。云裳还记得,那日她拿着师父临去前给她的雕花玉坠出现在皇帝面前时,皇帝眼中浮过的痴恋,不舍,和疼惜,最后都成一抹无奈,一片亏欠。当场,就认下了她,册封为葬花公主,赐寻花殿。并且,对持反对意见的人一律贬黜,甚至,包括皇帝极为看重的二皇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寻花,寻花,是想寻回她么?云裳忽得心里嗤笑,早已作古的人,早已烟飞的情,该如何寻得会呢。皇帝是傻了,疯了,还是故意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眼下,巫家的那两父子生死未卜,人人都在眼巴巴地望着那颗帅印。再说,太子与二皇子相争多年,说一准,这一仗还真的能够了了多年相持不下的局面。所以,皇帝才抛出她这个极具争议的女儿,这般不计后果地宠着,让那些存心思的人都猜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那,她云裳算是谁手里的棋呢?

 

         若真是如此,那她这一路,该是不太平的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果然。云裳只觉得一直平稳的马车一记颠簸,厚重地帘子外,隐隐传来了刀剑碰撞的声响。慢慢靠到了一旁,云裳青葱玉指小心挑起了帘子的一角,才想朝外望去,却被随着一同出宫的姑姑折月一把给了下来。又听得折月低声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殿下,好生呆在车内,莫让那些贼人瞧去了容颜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云裳隐隐觉得好笑,那些所谓的贼人怕是早就知道她长啥模样了吧。所以,云裳当是不会乖乖听话地。再次掀开了帘子,这一掀,可不得了。正好瞧见了折月瞠大的双眼,倚在马车的窗沿边上,雪白的脖子,挂着一道深刻而狰狞的血痕。皮肉被划开,可见里面的筋骨,殷红的血珠子,不停从里边涌出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殿——下——”只喊得殿下两个字,便倒在了一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呀!”云裳被吓得瘫坐到车内,她不是没有杀过人,但从来没有见如此可怖的死法。一时间,只觉得胃好似变成了海,狂风大作,汹涌澎湃,闹腾得厉害。云裳只得用双手用力地捂着嘴巴,努力不让自己呕吐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最后,还是没忍住,自顾地掀开挡在车门口的厚重帘子,云裳跳下了马车。跑上一旁的石桥,撑着半身高的石栏,天翻地覆地吐了起来,直到将胃里的最后一滴水都给吐了出来。才是罢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立时,云裳觉得胃里好像翻江倒海了一番,累就不说,竟是隐隐做疼,胸口也是沉闷的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看来,今日着实不是个美好的日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今日,确实不是个好日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云裳吐得晕头转向的,没有发觉,自己已是离开护卫的保护圈。没有看到,几个刺客已经朝她靠了过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公主小心。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。云裳转过身去,正好对上了迎面劈来的钢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完了。云裳心中暗叫不好,还真是没想,她居然会是命丧如此。索性,闭上眼,死就死吧,眼不见就好。可是,又觉得腰间一紧,被一道未明的力气拉了一把,险险避开了那一刀。后又听得一声惨叫,竟是那刺客趴在了地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云裳睁开眼,恰巧撞入了那对清澈的黑眸。那人长得真是不赖,高耸入云的眉,刚毅英挺的鼻梁,微微轻抿的薄唇,聚成了这一张隽秀无比的俊颜。都说天家的皇子长得好看,云裳也是见过的,太子儒雅,二皇子深沉,可皆没有眼前的人看着顺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一时,竟是瞧得有些痴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若不是男子淡雅的嗓音,云裳许是还未回过神来。他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的容貌,殿下可还满意不?”说着,嘴角还浮着暧昧的浅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额。”云裳总算回神,暗叱自己的失神。怎说都是公主,眼下,倒真是丢尽皇家脸面了。想着,说些话挽回窘态,倒不料竟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公子可有娶亲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呵!”男子又笑了,温暖的笑意从嘴角直延到眉梢。清澈的眸底,泛着晶莹的笑意。怎看,都是那般的好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云裳瞬间尴尬得,满脸通红。忙扬起头,解释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未等云裳把话说完,男子的手,又搂上了云裳的腰。贴在她耳边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带你走。”说话间,搂着云裳,腾身而起,飞离了那充满血腥的杀戮现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停下来的地方,是一片悠远的山林。眼前流淌了条清澈的小河,清澈到,可以看到河底自由游玩的鱼,而四周,则是成片成片的古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咳,咳。那个,可以放下我了吧!”推了推还搂着自己的男子,云裳假咳了几声,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哼。”男子点了点头,真的放开了云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周身一自由,云裳立刻就跑到了小河边上,挑了块干净的石头,坐了下来,迅速地就扒开了自己的鞋袜,把脚伸到了河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男子,有些诧异。视线在对上云裳雪白的脚裸时,立刻撇了开,身子,也一同转了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玩水啊!”云裳扬了扬眉,笑得无比得意。露出了洁白的小虎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反正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宫了。再说,折腾了这老半天的,累死我了,我当然要好好休息一下啦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男子没有在多做言辞,背对着云裳,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去哪儿呀,”看着他要走的模样,云裳莫名地有些心慌。对着他的背影,小声地问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等伙儿,你会送我回宫吧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男子,先是脚步停了一停,然后又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休息一下,等伙儿好力气送你回宫啊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额。”云裳顿时愣了一愣,他倒是学得蛮快的嘛。接着,似是想起了什么般,又问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会再见面的。”男子脚步未停,答非所问地回着云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云裳心里有些气恼,又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可跟你说,我可没什么好报答你的哦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不料,男子道,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放心,自有替你报答我的人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云裳顿时气结,这人,怪人。

 


 若是喜欢書颜的文字,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哦。

《原创小说》《美人歌》红颜葬之二 - 書槿颜 - 書槿颜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