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書槿颜

敛一生铅华过往,念一世细水流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小说》 《仙尊独宠:三界,颤抖吧!》  

2018-03-19 11:17:31|  分类: 空城!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原创小说》  《仙尊独宠:三界,颤抖吧!》 - 書槿颜 - 書槿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原创:書颜

墨城非,你我之间,到底渡不过这红尘俗世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!

千山有水,汲水成崖,崖底深千丈有余。

 

悬高洞顶,似被天石砸开,月光倾泻直下,一瀑千里。

 

与人齐高的圆形玉台,巍巍绰绰,笼在清冷月光里。两条玄黑色铁索,从后方两侧峭壁拉出,直入玉台中央。索头的位置,用鬼斧神工,雕刻出栩栩如生的展啸龙纹。

 

正是名震世间三界的囚龙索无疑。

 

被困其间的女子,素衣白裳。一双玉腕被拉伸来的龙索紧紧缠绕着,一黑一白的颜色强烈碰撞,终于在她琥珀色的眸子里爆开。

 

烟火过境后的繁华湮灭,只余下满眼冷辉,无尽孤独。

 

“琉璃香断,朱颜曲;人间不住,花辞树。空悠悠,空悠悠……”吴侬软语的江南小调,咿咿呀呀的落在铁索迎风的颤音里。隐隐约约,朦朦胧胧。

 

猛有疾风扫过,撩开女子遮在额前的散发。滑过双颊的两行清泪,比铁索寒光更让人来的触目惊心。

 

一曲未罢,从玉台下蜿蜒延伸至洞口的小路尽头。拂开清冷的月光,勾勒出另外一道素色白影。

 

悠悠倩影,如凝在白卷里的一幅丹青。踏着满地清辉,往玉台方向缓缓徐来。脚步落成时,眸光凝定在被铁索囚住的女子身上。眼底盛满的悲悯,潋潋溢出眼眸,

 

“漾儿,你这是何苦呢?”

 

漓漾在女子满眼悲悯中轻缓抬头,目光撞入到女子视线里,轻轻化开一缕苦涩笑意,

 

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小雪你不识情滋味,自然不懂其中百转千回,撕心裂肺。”

 

岚轻雪若冰雪筑成的面容蓦然一滞,仿佛有轻微的裂痕在她无可挑剔的容颜上不动声色的裂开。就连印在眼角的飞雪痕迹,也悄无声息的颤了颤。

 

别开眼眸,岚轻雪将微妙的心绪妥帖藏好,把拎在手腕上的暗红色食篮取了下来。放到漓漾面前,而后打开,指着食篮里的包子及酒,温柔开口,

 

“好了,既然撕心裂肺,就莫要重提。你要的包子与酒,可是让我好找。我特意求了孟姑娘,请她让过往的游魂从凡间带过来的。喏,给你。”说着,将食篮推到漓漾触手能及的地方。

 

并不回话,漓漾一把将食篮内的酒瓶拿起,拨开塞在瓶口的红色塞子,仰头连灌几口。不料瓶中酒烈,呛的她忍不住咳了好几声。

 

“咳咳咳!”

 

瞧着漓漾心急的模样,岚轻雪柳眉轻蹙,俯身上前,抬手往漓漾的后背拍了拍。藏在手中的冷凛寒光,也一并没入漓漾的背心,

 

“左右不过一瓶酒,也只值得你这般。慢些喝,喝完了大不了我再去求孟姑娘。”把话说完,岚轻雪满脸的温柔悲悯逐渐幻化成带着尖锐恨意的狰狞。

 

“小雪!”在后心剧烈疼痛中抬起眼瞳,漓漾难以置信的看着岚轻雪。深紫色的血迹顺着她唇角的痕迹,迟缓漫出,

 

“是,是神骨之刃?”

 

“漾儿,别怪我,别怪我。”松开手,岚轻雪的身子往后跌跄几步,拉开跟漓漾的距离。面上尖锐的狰狞风云变幻,闪烁过怨恨惊恐无奈,最后撕裂成凝滞于脸上的固执。

 

摇了摇头,岚轻雪看向漓漾的目光陡然炽亮起来,

 

“如果你不死,那他便永远逃不开你强加在他身上的束缚。你只道你被关押在这千水崖底一千年,满心怨恨。又可曾想,他为承受了三十三道雷霆之刑。他是魔域的君王呀,你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!”

 

面对着岚轻雪声声泣血般的指控,漓漾恍然大悟。

 

抿起唇角,勾起一缕凉凉笑痕,漓漾抬眸幽幽的看着岚轻雪,

 

“小雪,别怕,别怕。”

 

神骨之刃,堪称屠魔利器。若是被极净之水洗过,那天地间的魔族,无一可以逃脱其强大威力带来的元神尽毁,灰飞烟灭。

 

饶是像漓漾那样出身魔域八部之九尾狐族王族的魔,也难抵这一劫。

 

由背心所散出来的灼热剧痛感使得漓漾的神思开始涣散,嘴角的笑意不减,漓漾艰难的伸出手。在即将摸到岚轻雪脸颊的时候,骤然停住,

 

“小雪对不起,我不知道,不知道师兄竟为我做了这么多。不过小雪别怕,神骨之刃乃是仙都的东西,没有人会怀疑你的身上。你要记着,你今日不曾……不曾来找过我。祝……祝……祝你和师兄,和师兄……情意绵长……恩爱无疆。”

 

拼着最后一丝意识,漓漾将心里的话全部说完,整个人如枯萎的花儿一样,萎靡的倒在玉台上。一动不动,再也没了生气。

 

“漾儿,漾儿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捂着脸,岚轻雪跌坐于地,痛哭出声,

 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
001章 传说起神魔大战

 

  “十万年前,吾主在苍悯大神的辅佐下,率领魔域八部子弟。杀入仙都,祭月圣气大盛,所落之处,莫不是人心惶惑,化为吾族类。仙都的神族们,见吾族类无不四处慌逃。那时风光,一时……”

 

月色正好,凉若止水的乳白光晕从天边懒懒泄下,熏的趴在桌上的漓漾昏昏欲睡。终于忍不住。漓漾一拍桌子,强打起精神,仰着头,

 

“夫子,《三界启示录》上所说的并不似你说的这般。明明是苍悯魔神妄图染指三界,用我一万魔族的血,染红幽冥司黄泉境的黄泉之月,欲借黄泉之月让凡土化成魔域。从而引发神魔大战,后吾族不敌神族英勇,苍悯魔神被神主憺琊……”

 

“你,你,你……住口。”夫子正说的畅快,触不及防的被漓漾打断,还是如此明目张胆的叫嚣与反驳。夫子面上甚是挂不住,双颊气的通红,瞪向漓漾的双眼更是瞠大如铜铃。若是目光可以杀人,此刻漓漾早已千疮百孔

 

自漓漾入明水堂后,夫子讲的课,没有一日是顺利的。

 

若不是碍着漓漾的身份,夫子早想将她赶到魍魉殿去,面壁思过。

 

对此,漓漾并不自知。被夫子一喝,漓漾更是来了脾气,一下子站起身,单腿往刚坐着的凳子上一踩。气势凛凛的回瞪向夫子,

 

“哼,又不是本公主想来的,若不是你们王族的人请本公主过来,本公主还不屑过来呢。你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,若是当初我们真有这般威风八面,为何还会有《三界契约》,为何如今,我们被天地玄门拦在凡土之外?”

 

  一串串的妙语连珠,轰击的夫子应接不暇。在漓漾如虹气势下,素来能言善辩的夫子一时哑口无言。

 

  扬起手指,愤怒的指着漓漾,夫子梗红了脸,恼羞成怒,

 

  “你,你,你给我出去,立刻出去。”

 

  “出去就出去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嘟起唇,漓漾不以为然的冷冷一哼,果真裙角一撩,走出明水堂。

 

皎洁的月光缓缓从天际流泻下来,渡了漓漾一身银白。连迎面扑来的风,都带着自由的气息。

 

天知道,漓漾是有多不喜呆在明水堂里。若不是她母妃说她天性散漫不服管教,怕她在青荒苍原被父君宠坏,助长了她无法无天的性子,硬是让她到阎都来好好学学魔域的规矩。

 

  她才不愿来!

 

  抬起头,仰望着悬挂在碧蓝天幕上的圆月,对青荒苍原的思念,似破堤的洪水,在漓漾心底泛滥成灾。

 

  魔域与凡土不同,没有日夜之分,也没有有四季之分。只有天幕上悬挂的那一轮圆月,圣洁明亮,日夜不休。

 

  据《三界启示录》上的记载,神魔大战之前,魔域与凡土一样,有日夜有四季。后来魔主被魔神苍悯蛊惑,用一万魔族的血将幽冥司黄泉之境的黄泉之月染红,魔气肆虐笼罩人间。凡是被魔光所照的人,身体最深处埋藏的心魔便会被唤醒,凡人便被心魔所控,堕落成魔。

 

  仙都的神族不忍人间变成魔道,才向魔域宣了战,就是十万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。

 

 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场大战,仅仅凭着苍白而空洞的文字,漓漾都能感受到那场大战的残忍。心不由阵阵钝痛,不仅仅为魔族的战士感到惋惜,也为三界苍生而感到悲悯。

 

  难怪明水堂的夫子对她如此的厌恶,她确实算不得一个合格的魔族。

 

  身为魔域八部之九尾狐族的公主,她对魔域的关注,远远不及她对凡土及仙都神族的关注。

 

  神魔大战之后,魔域战败,与神族签订《三界契约》。魔域也从此被拦在天地玄门之外,不得踏入凡土一步。这一切对所有的魔族而言,是刻入骨子里的耻辱。唯有漓漾暗自觉得,此乃魔族咎由自取。

 

  当然,这些想法,漓漾不敢跟任何人讲,因为太过大逆不道。

 

  在外头瞎晃悠许久,漓漾实在无处可去,只好跑到九鹭的坤浮宫。

 

  九鹭乃是魔域八部至尊天魔王族的祭司,常年守在坤浮宫里,用他的话讲,他不是祭司而是守镜使。九鹭说,坤浮宫的圣殿里,供奉着一面镜子,叫浮屠千丝镜。他的使命,就是守护浮屠千丝镜,防止浮屠千丝镜被盗。九鹭还说,这镜子乃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器,有着非凡的用处。

 

  但每每漓漾问起浮屠千丝镜到底有何用处,九鹭就说困了,并且以漓漾来不及反应的速度,进入深度睡眠。

 

  对此,漓漾甚是无奈。

 

  不过,看在九鹭给自己讲过很多有趣的故事份上,漓漾无聊时,仍是爱往坤浮宫跑。

 

  “漓漾殿下,您又来了?”漓漾撩起裙角,才爬上坤浮宫前那长长的阶梯的一半,就瞧见九鹭躺在台阶上,百无聊赖的晒着月光。

 

  怡然自得的慵懒,让漓漾尤其羡慕。屁颠屁颠的跑到九鹭身旁,漓漾学着九鹭的样子,躺了下来,

 

  “这不是无聊么,哎,偌大的阎都,也就你这儿最有趣了。当初,我真不该答应母妃,到阎都来。我真的好怀念青荒苍原的月光,怀念陌离殿里的青玉酿,怀念……”

 

  “其实,你怀念的是没有魔主的自由自在吧。”不让漓漾将话说完,九鹭毫不留情的戳穿。

 

  这让漓漾非常的不服,挺了挺胸膛,漓漾极力让自己看起来硬气一些,道,

 

  “魔主又如何,哼,本公主才不怕呢。”

 

  “嗯。”淡淡应一声,九鹭的声音里似笑非笑,

 

  “魔主不能如何,就是能将你扔到魍魉殿里关禁闭而已。”九鹭口中的魔主,乃是魔域的王天魔王族的圣君睦月彤泽。亦是漓漾的师兄,让漓漾闻风丧胆的存在。

 

  “你……”于是,漓漾顿时就焉了。心里还是不甘,忙不迭将话题岔开,

 

  “九鹭,你日日守在这儿,不会无聊么。还有里头的那面镜子,当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?”

 

  “当然。”九鹭答的尤为笃定。

 

  漓漾忽然来了兴趣,从台阶上撑起身子,望向九鹭的眸光里,不动声色的闪过一缕狡黠,

 

  “九鹭,既然那浮屠千丝镜如此神奇,不如你放我进去。也好让我见见世面,瞻仰瞻仰神器的风采,如何?”

 

  然,漓漾说了半晌,也没有得来九鹭的半丝回应。只见的九鹭闭着眸,一副闭目养神的悠闲。

 

  “九鹭。”深知九鹭的德性,漓漾轻轻推了推九鹭的身子。

 

  果不其然,躺着的身子,发出轻微的呼噜声。

 

  “哼,又睡着了。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,漓漾轻啐一声。


002章 惊心魄仙都奸细

 

  月色温软,月华如练。

 

躺在漓漾身侧的九鹭,平稳的鼾声有条有理的传入漓漾耳中。琥珀色的眼瞳底,即刻撞开一缕微不可见的烦躁。

 

“嚯”的一下由一旁跳起身,漓漾愤懑的瞪过沉醉在睡梦中的九鹭。迈开步伐,从坤浮宫的九百九十九级白玉阶梯上,一步一步走下。

 

  从坤浮宫出来,漓漾实在无处可去,只能拖着身子,在王城内胡乱游走。路过弥音湖外的浅水廊时,忽被一女声喊住脚步,

 

  “漾儿!”

 

  漓漾甫一回头,猛的瞧见一身着白衣的美貌女子,站在月光萦绕的秋水长天中。女子银丝如瀑,双眸不似漓漾的琥珀色,而是澄净的碧空蓝。弯若弦月的柳眉末梢,熠熠银光的六瓣飞雪印记,似皎皎月光拧成的珠花贴在她脸上。

 

  让漓漾很快就认出她来,冰凝渊碎月城溟雪部的七公主,亦是魔神石钦定的圣女岚轻雪。自幼被选入圣域的九霄台,陪伴于魔域圣主睦月彤泽身侧。

 

  “小雪!”见着熟人,漓漾荡漾出满心的欣喜,往岚轻雪身旁靠去。认真的扫一眼跟在她身后的紫衣婢女,满眼的若有所思。

 

  这可全是九霄台的人。

 

  “你不在明水堂好好听夫子的教诲,又跑出来疯玩。仔细王上知道了,有你好看。”澄净如碧空的深瞳缓缓在眸底流潋过一缕无奈的月色,岚轻雪薄唇微微一启,叹出一句。

 

  话音刚落,漓漾清秀的小脸就如被风雪吹残的花苞,瞬间萎靡。嘟起唇,做出委屈状,

 

  “并非我不想听夫子的教诲,是夫子讲我给赶出来的。”

 

  “你呀。”漓漾在明水堂的丰功伟绩,早已传扬的魔域皆知。她那些小伎俩,岚轻雪如何能不知,却也因早知她那性子,才觉得无可奈何。只得摇了摇头,轻叹道,

 

  “莫说是小小的明水堂,只怕是偌大的圣域,也不够你闹腾的。好了,我眼下还有要紧的事情,就不与你多说了。回头我去陌离殿寻你。”落下话,岚轻雪启步要走。却在漓漾看清她身后婢女手中端着的酒瓶时,被拉住

 

  “小雪,看你们的样子,像是从尊天殿出来的,又拿着沽月酒。可是,为了一年一度的祭月大典之事?”魔域上空的那轮明月,就如凡间的太阳,带给魔域光明和温暖。所以每一年,魔域都会举行一次祭月大典,用来祭祀圣月。

 

  尊天殿中供奉的沽月酒,正是为一年一度的祭月大典而准备的。这一些,漓漾当然知道,她想问的,其实是另外一件事情。

 

  因漓漾的话,岚轻雪的步伐滞了滞,回头看着漓漾,颔了颔首,

 

  “嗯。”

 

  “那,太后会出席么?”

 

  仿佛被漓漾的话问住,岚轻雪驻在原处,冰雪姿容悄无声息的划过一丝惶然。似不知该如何去答漓漾这一问,轻声摇了摇头,

 

  “祭月大典多年来皆是王上亲自主持,自然是得看王上的旨意。”语罢,岚轻雪像不想再与漓漾商议此事,匆匆起步离去。

 

  “漾儿,我当真还有急事,先走了。”

 

端目凝视着岚轻雪匆匆离开的脚步,漓漾心头哽咽起一缕苦涩。生生将苦涩咽回喉咙里去,漓漾终归是不甘心。倒也没有追上岚轻雪,而是脚步一转,去了九霄台。

 

九霄台,自古以来便是魔族之主的住所。

 

  远远瞧见漓漾过来,九霄台的守官弥牟绽着满面如花的笑靥,迎下九霄台宫门前的浮台。

 

此刻临立在漓漾眼前的九霄台,高耸入云,直插霄汉。

 

本是恢宏雄伟的宫殿,偏生出如山川般巍峨壮阔的气势。蜿蜒勾起的殿檐屋角在浮云间若隐若现,一时望去,并不像魔域该有的景象,反而让人生出置身于神族仙境的错觉。

 

  “拜见漓漾殿下!”现任魔主睦月彤泽曾在年幼时拜入青荒苍原的狐帝门下,而漓漾正是狐帝幼女。算起来,睦月彤泽乃是漓漾的师兄。加上她又出身于青荒苍原的皇族九尾狐族,所以魔域上下,无人胆敢对她不敬。就连九霄台的守官弥牟,见到她也得恭敬行礼。

 

  “不用多礼,师兄在哪儿?”素来不拘虚礼,漓漾一拂衣袖,张口就问睦月彤泽的去处。

 

  知晓漓漾与睦月彤泽之间的关系,弥牟自不敢瞒,指了指九霄台的方向,答,

 

  “陛下此刻正在回音阁追查潜入魔域的神都奸细,殿下您……”未等弥牟话音落完,漓漾捏了一个移形换影诀,于弥牟眼前化作一阵青烟,消失无踪。

 

  不过须臾片刻,漓漾已经越过浮台,往回音阁而去。

 

先是走过一条阴沉又冗长的回廊,便瞧见一处天井。天井顶端是魔域苍穹碧空,明月高悬。而天井里端,则是一湾深池,里头养着睦月彤泽从北溟海降服的两条妖鱼。妖鱼生性残暴肆虐,无论人魔,一并吞之入腹。

 

寻常时,并无人敢到此地来。

 

  眼下前来,漓漾也几乎是硬着发麻的头皮,勇往直前。

 

  恍惚间,风云变幻,闷雷滚滚乱入,骤雨倾盆而至。天际边缘一道明闪劈下,亮光撕开厚重云层,照的长廊一片惨白。照出长廊深处,照亮男子玄色的衣袍,巍然独立的身姿,白皙到几乎透明的面容。

 

  借了雨势的狂风极致肆虐呼啸,他一身玄色长衫,静晦如墨,恍若名家笔下水墨泼开的丹青,在这狂风暴雨里落下如梦似幻的倒影。黑色的长发垂泄腰畔,沿着长衣悄然流泻,似旖旎流光在他身上渡了一层金色霞光,站在风雨骤然里,安然如山。

 

  猛然狂风啸起,高悬檐上的明灯禁不住突如其来的摧残,忽地熄了几盏,明晰烛火变的忽明忽暗。乍一回头向漓漾迸来的凌厉视线,暗紫色眼眸,骇的漓漾脚步骤停。定在原地,朝着男子站立的方向,鞠身扣地拜礼,

 

  “青荒苍原漓漾,拜见吾主!”

 

  “漾儿,你怎么来了?”看清漓漾模样,睦月彤泽收敛满脸的色,踱步到漓漾跟前,亲手将她扶起。

 

  “师兄。”低声喃语而出,漓漾仰目望着睦月彤泽的脸,如出一辙的旧日容颜,却如何也不能寻回昔日的暖意。

 

  低下头,漓漾不由自主的深吸一下鼻子。

 

  幼年时,睦月彤泽拜入她父君门下,他们曾在青荒苍原渡过一段年幼时光。那时的睦月彤泽虽然也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模样,可冷峻的面容间,也总有丝丝暖意流转。不若从他们在魔域再相见后,睦月彤泽那一身的霜冷之气,让人难以再靠近。

 

  哪怕他待漓漾与别人不同,每次见着他,漓漾仍是呼出本能的恐惧。

 

  “怎么了?”见漓漾低喊一声后不再说话,睦月彤泽低头望她轻问。

 

  漓漾方是回神,请了清嗓音脱口

 

“漾儿此番前来,乃是想询问,祭月大典……”怎料,话未说完,被突然出现在回廊尽头的四道身影所打断。

 

一转眼,几道身影已到眼前。

 

“叩见吾王。仙都奸细已经擒获,请吾王示下。”四名身材壮硕的青年男子,统一穿着黑色的王城卫军服饰,腰间佩戴着卫军才有资格佩戴的银光长剑。此刻,四人正伏低身子,跪在睦月彤泽脚下。

 

除了他们,还有一一身血污的少年,被四人压制着跪下。

 

  做一个噤声的动作,睦月彤泽将漓漾拉到一旁,独自走过去。居高临下的俯视着,跪在自己脚边的少年。

 

少年单薄的身躯被裹在浅蓝色衣袍中,透出血迹斑斑,被污血污秽的面容难掩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清华。

 

一双眸子,璀璨若星辰,闪烁着恨意及不甘,死死盯着站在跟前的睦月彤泽。

 

  “甚好。”睦月彤泽似笑非笑,点了点头。清潋的眸光在细细打量过被迫跪在自己跟前的少年之后,掠过一丝不屑还有嘲讽,

 

  “啧啧,向来以仁义自居的仙都居然派一赢弱的少年潜入我魔域,莫非仙都当真到了无人可用的地步!”


 喜欢颜子文字的亲,欢迎加颜子博客好友哦。日志字数有限,若是喜欢这篇文文的亲,还请点击原文地址:http://www.shangread.com/Book/index/bookid/357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